咨询热线

020-82020406

ABOUT US
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一家五代都是铁路人今年是高晓军最后一个春运

作者:ag视讯更新时间:2021-02-13 19:14点击次数:字号:T|T

  高晓军即将迎来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个春运。2021年春运结束后,在铁路上工作了33年的高晓军就将正式退休。作为成都铁路局重庆火车站的一名普通铁路职工,她的家庭却不普通——一家有五代人都在铁路上工作,为铁路事业奉献了一生。

  退休后买一张火车票 好好看看祖国的山川来源:华龙网-重庆晨报2021-01-30

  高晓军即将迎来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个春运。2021年春运结束后,在铁路上工作了33年的高晓军就将正式退休。作为成都铁路局重庆火车站的一名普通铁路职工,她的家庭却不普通——一家有五代人都在铁路上工作,为铁路事业奉献了一生。

  高晓军退休后的愿望,是买一张自己曾经无数次售出过的车票,以乘客的身份坐上深爱的列车,从重庆站出发,顺着铁轨前往陌生的远方,好好看看祖国的山川。

  从上世纪初开始,高晓军的太爷爷就在铁路上工作,一直到她的爷爷、爸爸妈妈,下至高晓军的侄儿侄女,都是铁路人。

 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高晓军的爷爷是成渝铁路第一代司机。1951年成渝铁路通车,第一趟从重庆开往成都的列车就是他驾驶的。家里有一枚珍贵的“成渝铁路通车纪念章”,高晓军小时候想拿出来玩,爷爷从来没有允许。直到很多年以后,她才明白对爷爷来说,首次通车时的光荣任务,对他来说是多么重要。

  在妈妈高丽印象中,爸爸那一代的铁路司机非常艰苦。庞大的蒸汽机车上,除了负责操控机车行驶的司机,还有另外两人——一人负责铲煤、烧火,一人负责监控和瞭望,然后再轮换着操作。六七十摄氏度高温下的驾驶室弥漫着飞扬的煤灰,为了让炉膛里时刻燃烧着煤火,一趟车跑下来,每个人至少要铲三到五吨煤。爸爸每次跑车回来,总是满头满脸煤灰,衣服上也满是油污,根本洗不干净。

  让高丽印象很深的是,当时住在嘉陵五村,也是重庆站的终点。火车返回时会经过一段轨道两边都是山的斜坡,然后减速,开到斜坡上就到站了。每一次爸爸开过这段路,就会在车上鸣笛,告诉家人——自己安全到家了。“爸爸的鸣笛声,和其他火车的鸣笛就是听起来不一样。”高丽到现在还能想起那听上去与众不同的汽笛声。

  汽笛一响,全家人都听得到,她也会飞快跑出来,远远朝着火车头挥挥手。哪怕看不到爸爸,但她觉得,爸爸肯定会看到自己。

  高丽经历过的春运,还是改革开放后,越来越多的流动人口开始出现,第一次出现了“春运”这个概念。

  大家都赶着回家过年。过道里、行李架上、座位底下甚至厕所里全是人,人们挤在一起,熬过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小时。最后连普通绿皮车都装不下了,只能用装货的“闷罐车”暂时装旅客,车上没有厕所,大家只能趁着靠站的间歇跑去站台解决。

  作为值班员,高丽的任务就是在车上补票。然而当时人太多,根本挤不到另外的车厢,怎么办?她就从车厢窗口直接跳下站台,然后再翻进另外一节。

  有一次,她刚翻下车,列车就启动了。没上到车可要耽误工作啊!她赶紧沿着站台跑起来,必须追上这辆车,身上还装着车票和票款呢!情急之下,她一把抓住车窗。几位热心乘客喊道:“把手递给我!”把她从车窗外硬拽了进来,有惊无险地上演了一幕“铁道游击队”。

  还有一年的正月初一,高丽在翻窗时,不慎重重地摔下了站台,万幸的是此时列车还未启动。高丽被同事背进医院,双腿肿了,膝盖粉碎性骨折,双韧带断裂……医生让她休息八九个月,可高丽心里牵挂着铁路,不到半年,脚伤还没痊愈她就坚持又返回列车。

  每次到站后还不能休息,列车员们要忙着擦干净方向盘、扶手和方向牌,让下一趟乘客上车后享受整洁的环境。虽然累,但大家的工作热情都很高。

  高晓军跟旅客打交道的服务“技巧”,很多都是妈妈传授下来的。对于听力不太好的老年人,最好的方式就是将关键字写下来让他们看,一目了然。

  高丽曾经遇到一位脾气很不好的老年乘客,本来是买的软座票,老人嫌远,不肯过去,其他乘务员的话都不肯听。高丽走过去,蹲下身来,轻声细语地说:“老人家,您长得真像我的爷爷,看到您好亲切啊。”因为投入了真情实感,说着说着还掉泪了。对方看到小姑娘态度这么好,也就慢慢地不再生气。于是高丽拉着老人的手,扶着他到了应该坐的座位。

  尽管没有在列车上,也体会到了春运惊人的节奏。以前春运繁忙期间,大家都堆在窗口买票,24个正式窗口全部开放不够,还要再增加17个临时窗口。高晓军和同事们提前到早上5点就来单位上班,因为不少市民是裹着被子通宵排队,不能让他们等待太久。

  最忙的时候,从早晨一直要忙到中午才能有20分钟短暂的空隙,吃上由食堂送过来的饭,连上卫生间都只能小跑着前去。有时一天要坐上十多个小时。话说多了,坐久了,咽炎、颈椎腰椎病痛,都是家常便饭。春运期间,高晓军随身都带着治疗颈椎病的药物,床头也摆放着药枕、药贴、神灯治疗仪,每天下班回家,儿子会贴心地给妈妈做颈部按摩,缓解颈椎疼痛。随着火车票的改革,对窗口服务要求更高,比如微笑服务、说普通话等。

  为了更好地服务旅客,高晓军还坚持学习英语口语,不断提升服务质量。有一年春运,一名外籍旅客来到高晓军的售票窗口,在一番英语对话后,高晓军得知该名旅客将要乘坐动车组列车,而始发站火车北站北广场与购票地点菜园坝相差8公里。高晓军特意画了一张公交车路线图,为乘车提供导航,赢得外籍旅客的称赞。

  高丽退休已20年,对铁路的热爱却一直没有衰减。不管在哪里,只要看到和铁路有关的事物,听到和铁路有关的字眼,就会很敏感。

  高丽的父亲热爱铁路,把一生都奉献给了铁路,这样的精神传给了女儿。高丽也同样传给了自己的女儿。

  高丽来火车站探班,特意穿了一身绣有牡丹的喜庆红棉袄,戴着红色毛线帽。她趁着高晓军休息间隙,跑过来叮嘱:“女儿啊,今年春运是特殊时期,千万松懈不得。”“妈,您放心吧,我一定站好最后一班岗,给咱们最爱的铁路事业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。”高晓军笑着望着妈妈,眼神很坚定。

  辛苦了30多年,但能够把南来北往的旅客平安、顺利地送到目的地,高晓军感到满足,又欣慰,充满了成就感。

  高晓军说,退休后最大的心愿,就是买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车票,从自己工作的重庆站出发,一路坐到新疆,沿途去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。

  退休后买一张火车票 好好看看祖国的山川2021-01-30 07:32:55来源:0条评论

  高晓军即将迎来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个春运。2021年春运结束后,在铁路上工作了33年的高晓军就将正式退休。作为成都铁路局重庆火车站的一名普通铁路职工,她的家庭却不普通——一家有五代人都在铁路上工作,为铁路事业奉献了一生。

  高晓军退休后的愿望,是买一张自己曾经无数次售出过的车票,以乘客的身份坐上深爱的列车,从重庆站出发,顺着铁轨前往陌生的远方,好好看看祖国的山川。

  从上世纪初开始,高晓军的太爷爷就在铁路上工作,一直到她的爷爷、爸爸妈妈,下至高晓军的侄儿侄女,都是铁路人。

 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高晓军的爷爷是成渝铁路第一代司机。1951年成渝铁路通车,第一趟从重庆开往成都的列车就是他驾驶的。家里有一枚珍贵的“成渝铁路通车纪念章”,高晓军小时候想拿出来玩,爷爷从来没有允许。直到很多年以后,她才明白对爷爷来说,首次通车时的光荣任务,对他来说是多么重要。

  在妈妈高丽印象中,爸爸那一代的铁路司机非常艰苦。庞大的蒸汽机车上,除了负责操控机车行驶的司机,还有另外两人——一人负责铲煤、烧火,一人负责监控和瞭望,然后再轮换着操作。六七十摄氏度高温下的驾驶室弥漫着飞扬的煤灰,为了让炉膛里时刻燃烧着煤火,一趟车跑下来,每个人至少要铲三到五吨煤。爸爸每次跑车回来,总是满头满脸煤灰,衣服上也满是油污,根本洗不干净。

  让高丽印象很深的是,当时住在嘉陵五村,也是重庆站的终点。火车返回时会经过一段轨道两边都是山的斜坡,然后减速,开到斜坡上就到站了。每一次爸爸开过这段路,就会在车上鸣笛,告诉家人——自己安全到家了。“爸爸的鸣笛声,和其他火车的鸣笛就是听起来不一样。”高丽到现在还能想起那听上去与众不同的汽笛声。

  汽笛一响,全家人都听得到,她也会飞快跑出来,远远朝着火车头挥挥手。哪怕看不到爸爸,但她觉得,爸爸肯定会看到自己。

  高丽经历过的春运,还是改革开放后,越来越多的流动人口开始出现,第一次出现了“春运”这个概念。

  大家都赶着回家过年。过道里、行李架上、座位底下甚至厕所里全是人,人们挤在一起,熬过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小时。最后连普通绿皮车都装不下了,只能用装货的“闷罐车”暂时装旅客,车上没有厕所,大家只能趁着靠站的间歇跑去站台解决。

  作为值班员,高丽的任务就是在车上补票。然而当时人太多,根本挤不到另外的车厢,怎么办?她就从车厢窗口直接跳下站台,然后再翻进另外一节。

  有一次,她刚翻下车,列车就启动了。没上到车可要耽误工作啊!她赶紧沿着站台跑起来,必须追上这辆车,身上还装着车票和票款呢!情急之下,她一把抓住车窗。几位热心乘客喊道:“把手递给我!”把她从车窗外硬拽了进来,有惊无险地上演了一幕“铁道游击队”。

  还有一年的正月初一,高丽在翻窗时,不慎重重地摔下了站台,万幸的是此时列车还未启动。高丽被同事背进医院,双腿肿了,膝盖粉碎性骨折,双韧带断裂……医生让她休息八九个月,可高丽心里牵挂着铁路,不到半年,脚伤还没痊愈她就坚持又返回列车。

  每次到站后还不能休息,列车员们要忙着擦干净方向盘、扶手和方向牌,让下一趟乘客上车后享受整洁的环境。虽然累,但大家的工作热情都很高。

  高晓军跟旅客打交道的服务“技巧”,很多都是妈妈传授下来的。对于听力不太好的老年人,最好的方式就是将关键字写下来让他们看,一目了然。

  高丽曾经遇到一位脾气很不好的老年乘客,本来是买的软座票,老人嫌远,不肯过去,其他乘务员的话都不肯听。高丽走过去,蹲下身来,轻声细语地说:“老人家,您长得真像我的爷爷,看到您好亲切啊。”因为投入了真情实感,说着说着还掉泪了。对方看到小姑娘态度这么好,也就慢慢地不再生气。于是高丽拉着老人的手,扶着他到了应该坐的座位。

  尽管没有在列车上,也体会到了春运惊人的节奏。以前春运繁忙期间,大家都堆在窗口买票,24个正式窗口全部开放不够,还要再增加17个临时窗口。高晓军和同事们提前到早上5点就来单位上班,因为不少市民是裹着被子通宵排队,不能让他们等待太久。

  最忙的时候,从早晨一直要忙到中午才能有20分钟短暂的空隙,吃上由食堂送过来的饭,连上卫生间都只能小跑着前去。有时一天要坐上十多个小时。话说多了,坐久了,咽炎、颈椎腰椎病痛,都是家常便饭。春运期间,高晓军随身都带着治疗颈椎病的药物,床头也摆放着药枕、药贴、神灯治疗仪,每天下班回家,儿子会贴心地给妈妈做颈部按摩,缓解颈椎疼痛。随着火车票的改革,对窗口服务要求更高,比如微笑服务、说普通话等。

  为了更好地服务旅客,高晓军还坚持学习英语口语,不断提升服务质量。有一年春运,一名外籍旅客来到高晓军的售票窗口,在一番英语对话后,高晓军得知该名旅客将要乘坐动车组列车,而始发站火车北站北广场与购票地点菜园坝相差8公里。高晓军特意画了一张公交车路线图,为乘车提供导航,赢得外籍旅客的称赞。

  高丽退休已20年,对铁路的热爱却一直没有衰减。不管在哪里,只要看到和铁路有关的事物,听到和铁路有关的字眼,就会很敏感。

  高丽的父亲热爱铁路,把一生都奉献给了铁路,这样的精神传给了女儿。高丽也同样传给了自己的女儿。

  高丽来火车站探班,特意穿了一身绣有牡丹的喜庆红棉袄,戴着红色毛线帽。她趁着高晓军休息间隙,跑过来叮嘱:“女儿啊,今年春运是特殊时期,千万松懈不得。”“妈,您放心吧,我一定站好最后一班岗,给咱们最爱的铁路事业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。”高晓军笑着望着妈妈,眼神很坚定。

  辛苦了30多年,但能够把南来北往的旅客平安、顺利地送到目的地,高晓军感到满足,又欣慰,充满了成就感。

  高晓军说,退休后最大的心愿,就是买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车票,从自己工作的重庆站出发,一路坐到新疆,沿途去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。

 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,在互联网上使用、发布、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或“来源:华龙网-重庆XX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的作品,系由本网自行采编,版权属华龙网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、名称、水印的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。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,联系邮箱:。

  附: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: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

 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(最佳浏览环境:分辨率1024*768以上,浏览器版本IE8以上)

  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金开大道西段106号10栋移动新媒体产业大厦 邮编:401121 广告招商 传真

ag视讯